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b98607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每个人都是一部传奇   

2016-10-25 07:17:20|  分类: 人生哲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shy66376《每个人都是一部传奇》
  不明白你是否注意过,那种窄长的看起来很结实的电动三轮车屁股上,一般都张贴着“收废品、搬家、干杂活”的字样,棕色,或者深蓝色,在大街小巷晨昏出没,有时候还会耷拉下一条松鼠尾巴似的绳子长长地拖着,招来后面行人的白眼,以及躲避。而三轮车的主人自得地驾驶着他的坐骑,油腻的衣服,汗渍纵横的黝黑脸膛,则很快被城市匆忙的脚步淹没。每个人都在忙着刨自我的生活,那些与我们没有现实交集的人,很难得到我们一分钟以上的凝视。这些驾驭三轮电动车的人,如果与人发生刮擦,一般都是挨骂并谦卑地向人道歉的一方。只有我们需要的时候,才会临时喊他们一声“师傅”。

  与流浪者,与清洁工,与民工,与所有处于城市食物链底端的人们一齐,这些“师傅”们是很多活得狼狈不堪者赖以寻找优越感的对象。我不明白我是不是这样的混蛋,但我确曾向这些“师傅”们远远地投去过鲁迅对待闰土那样同情的目光,并想象过他们一日三餐可能纠结于是否舍得吃一碗饱满的烩面,想象过他们背后的儿女仰望城市辉煌灯火的干渴的眼神,想象过他们遥远故乡土地上不争气的粮价和村口道路的泥泞。而我自我,实际上还在一顶虚无的“作家”的桂冠下踩着满地蒺藜光脚而行。

  有一天,在大街上随便喊住了一位师傅,约他第二天帮我拉些杂物。那师傅面皮是那种红薯皮的颜色,头发短而浓密,浓密而脏乱。看起来有四十多岁,我当时就想到我的一位诗人朋友,四十多岁了总被当成风姿绰约的少年——这位师傅的实际年龄就应不超过三十五岁吧?有意思的是,这位师傅眼神里竟然自带笑意,真笑起来,还个性的开怀,收都收不住的感觉。他简单地问了我拉些什么,然后递给我一张名片。然后,我发现,名片上最大的字是“齐师傅”,然后是电话号码。之外,详写了业务范围:收什么废品,干哪类杂活等等。然后,我要特意告诉你的是——我看到了二维码和二维码下的文字:扫我二维码,服务到家门。

  “好时尚啊!”我夸奖他。

  齐师傅羞涩地挠着头嘿嘿地笑。

  第二天搬东西时,他从桌上的许多书决定我是一个“文人”,见我动手和他一齐干,劝我别累着。我告诉他我也下过地、进过山、跑过码头,他立刻不再把我当另一个世界的人,说话自在起来。一自在就拉家常,他开口叫我兄弟时,我问他年龄,他肯定地说:“百分百比你大,我五十三了。”

  原先未老先衰的是我,啊呀呀,齐师傅就应同情我啊。

  他之后自豪地告诉我:“我两个孩子,一个男孩,一个女孩。”

  “命挺好。”我肯定他的幸福,并按自我的逻辑问他,“都成家了吧?”在农村,孩子成家是父母最值得炫耀的成功。

  “没有。男孩在上海,研究生毕业,一个月两万多块;女孩在广州读本科,明年毕业,对外汉语专业,想去新西兰呢。”他还是那样羞涩的却又无阻无拦的笑容,一边薄薄淡淡地说,一边把很重的两捆书提起来下步梯。

  他的话把我惊到了,我对他立刻心生敬意,在后面问他:“供两个孩子上学很难吧?”

  “咋不难!逼得我没办法,跟老婆去外地承包了七百亩地。干了五年,上学的钱足够了,就回家不干了。你不明白,那几年累死了,此刻想想都胳膊腿儿疼。”他夸张地龇牙咧嘴,仿佛拉犁子拉耙的绳子还勒在他肩上。

  我好奇:“怎样又干这个了?”

  “闲着没意思。”他摇摇头,对我说,“要不咋能跟你聊天呢?”

  他笑了,我也笑了,我高兴自我偶然遇上一个被油腻和汗渍遮蔽的传奇。

  就在遇见齐师傅不久,所住小区大门口新来了一位保安,六十多岁,坐在亭子间,一双被皱纹绕了好几圈的眼睛规规矩矩地注意着进出的每一位人,时刻准备着听候召唤的样貌。他头一天上班,就被一位忘了带卡的烫发女子教训:“我忘带卡了怎样的?你们保安就是为我们业主服务的。不好好服务要你们干什么?!”老保安没还嘴,忍气吞声地去开了门。虽然我明白烫发女子的优越感很无耻,却没胆量去替老保安教训她——我们的正义总是在抵达现实的一刹那折返。

  那个晚上,送青年文艺评论家朵多离开后,兴奋如高烧尚未退去,加上夏夜风又开启小清新模式,到小区门口,索性坐下跟孤独的老保安聊天。星光在天,灯光在街,我们俩开始打游击一般东拉西扯。基于编故事人的顽固秉性,中间又很套路地问到老保安各种情形。老保安说他是农村人,种地出身。但村里人均耕地不到二分,连糊嘴都不够了。问他当保安一月多少钱,他骂了一句粗话,说:“两千都不到!”一向到这个时候,我都有一种聆听民生疾苦的杜甫情绪,我在内心感叹一个老农民应对艰难命运时的无力无助,沉甸甸,隐隐痛。

  然后,你明白我这篇文章要讲的意思,所以然后才是反转的剧情。

  “你几个孩子?这么大年龄还出来打工,他们……同意吗?”我其实想问的是:您那些王八蛋不孝顺的孩子就舍得让你老来艰辛?

  老保安的表情在灯光下竟然缓慢绽放开来,像秋天的玉米闪着快乐的光泽。他说:“我三个孩子。俩姑娘,中间是个小子。就是他们逼着我出来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我已经打算用义愤填膺来形容自我了。www.lztxw.com

  “老伴爱看戏曲节目,我爱看新闻节目,原先老是争频道。儿子嫌我们总因为这抬杠,又买一个大彩电,还是壁挂的那种。一人一台电视机,倒是不吵架了,但是更没意思了。正好那里招保安,我儿子就跟他姐姐妹妹一商量,就让我来了,说有事干就不会吵架了。喏,”老保安向隔壁小区一指,“我家就在旁边,二号楼。一百多平,我来上班,更空荡荡了。要是白天值班,老伴也会过来凑热闹,此刻不吵架了。”

  老保安大概觉得搞笑,自嘲地哈哈地笑起来。

  “孩子都干什么?”我承认,我就这么老套。

  “老大原先在大学教书,跟个老外谈朋友。之后跟男朋友到人家澳大利亚一看,好,真好,就自我做主,跟女婿在澳大利亚定居了。儿子开个设计公司,用着十几个人。老小最没本事,在房产中介上班,但是也自我买房子买车了。”

  又是轻描淡写,又是低调的张扬,天哪,又是一位牛叉的父亲吗?我由衷地赞美他:“一代更比一代强,很厉害了。”

  然后,然后老保安很谦虚地骄傲了一下:“不行,就老大比我强点儿,我教不了大学。那俩小的跟我差多了。”

  你一个种地的农夫……实话说,我觉得他在说反话。然后,他竟然说:“我从卖烧鸡做起,来到这个城市,最兴旺的时候,在全市同时开过四家饭店,每个饭店面积都不少于一百平。员工最多时一百零八人,梁山好汉的数。我是俺村第一个在城里买楼的,第一个买车的,第一个培养出三个大学生的。”

  老保安的语气一改平时的谦卑,昂扬而成竹在胸,那气势,分明就是一位巨人在经天纬地。告诉你,那一会儿,我觉得这老保安帅极了,牛逼死了!那一会儿,我搜肠刮肚忙活半天也想不出还有更好的词汇来表达我的感受,只能老套地套用见齐师傅后的那句话:

  每个人都是一部传奇。

  然后,很多天我都觉得这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沉默的骄傲,他们宽容地看我们这些浅薄之辈张牙舞爪地卖弄那点儿可怜的才华,看我们故作深沉地指点别人的人生,他们必须觉得很逗。然后,我再不敢小瞧每一个从我身边匆匆而过的看似平凡的人,并时刻准备着奉献自我的敬畏之心。我明白,我们每一个人都太多地夸大了自我遭遇的苦难与不幸,也太多地夸大了自我的努力和结果。既然我们活在同一个世界,同属一个生物种群,为什么只有自我是了不起的?

  然后,我确认了自我是个剧情一般的本子。

  然后,更加渴望牛逼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